唐老狗

绝路也作前路 前路不问归途

【锤基】《西庇乌之梦》(妇联3预告片衍生,HE!万字一发完)

嘿呀就超棒!!!!

塞北谣:

来源:


关于妇联3预告中锤哥头被扯掉后被银河护卫队救起缝上,洛基在以为锤哥已死的情况下交出魔方或跟灭霸拼命这个分析的脑洞,实在是很像罗密欧与朱丽叶不是吗(内容与来源并不完全一致)




预警:


梗多,几乎所有私设都是从原作脱胎而来的


过度解读有,个人风格浓厚,不适请速度退出


没补漫画,不了解灭霸,bug多,看个乐呵,欢迎捉虫和讨论


标题含义:西庇乌之梦是道德教化之梦。


HE!HE!!HE!!!放心观看!










000.


Thou love me, let them find me here;


只要你爱我,就算被他们发现也无所谓;


My life were better ended by their hate


我宁可命丧于他们的仇恨下


than death prorogued, waiting of thy love.


也不愿因无法得到你的爱而苟延残喘。




001.


Loki说这句话是在一个秋天的下午,当时他不知为何跑到了Thor的卧室里——而Thor早就习惯了他不请自来然后在一边做自己的事情这一情况。所以他继续着每天的锻炼,顺便准备应付即将到来的来自他亲爱的弟弟的恶作剧。


但是今天并没有。


Loki坐在床上,侧对着他,只说了这样一段话——对着壁灯。


Thor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些词他每一个都能听懂,拼在一起却无法理解对方想表达的意思,于是他绞尽脑汁,提炼出一个他最为困惑的问题。


“谁要找你?”比起别的,他更担心Loki是否因为得罪了什么人而遭到了追杀。


“没有的事,哥哥,”Loki笑了,这笑容在Thor看来好像是在嘲笑他的傻气和认真,“放松点。这只是一首诗,母亲托人从中庭带回来的,叫做莎士比亚的人写的诗。”


“哦,”Thor安下心来,“母亲什么时候喜欢诗了?”


“似乎并不是,只是传闻他的剧本写得相当不错,母亲想看这些剧,也许凑巧带来一本诗集吧。我这些天读了很多,不知为什么这句诗从我脑海中一闪而过。”


Loki仍然坐在床上,很安静,看不出什么坏心眼。Thor擦头发的时候想着,这场景太难得了。午后暖融融的阳光透过窗子和树叶在Loki身上投出斑驳的光块和影子,衬得他整个人都柔和了许多。而他自己刚做完一场酣畅淋漓的运动,桌上还有酒。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好了吗?没有。


只是Loki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心里一惊。


“母亲告诉我,我们到成年这段时间会渐渐觉醒预言的能力,这种感觉会不会是一种预言?”Thor哑口无言。于是Loki紧接着说道:“哥哥,你说我以后是会遇到所有人都憎恨我不得不东躲西藏情况,还是有了深爱的人却求之不得呢?”


“拜托,弟弟,”Thor倒了一杯酒走近他,故作洒脱地说道,“你的担心是多余的。当然,我不是怀疑你能更早觉醒预言的能力,但这种事总是做不得准的,我们也不可能像母亲的预言那么准确不是吗?”


“嗯……”Loki低下头沉吟片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Thor总是自认很了解他弟弟的,Loki从来不会无病呻吟,他这样说必然是有他自己的担忧,或许是他真的有这样的预感,或许是他想暗示些什么。Thor稍微想一下就感觉头都要炸了,于是他不愿再想,只是安慰道。


“你的魔法天赋比我更高,还有母亲亲自传授,”他说,“比我早觉醒也是有可能的,只是就算是预言也有不稳定的时候,母亲她也不是每次都是对的……啊,Loki,我告诉你个秘密吧。”


“什么?”


“其实我从二百多岁就感觉自己有预言能力了。”


“哈,”Loki笑了,“你骗我。”


“是真的,只不过……只是在梦里。”Thor一边说着,一边用手轻抚着Loki的脑后,这是他从小到大安慰Loki或者给他讲故事时的常用手势,Loki也相当的习惯了,“我每次做梦,只要我想什么接下来就会出现什么,甚至不管我想的是‘要出现’还是‘不要出现’。但谁都会有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你知道,比如我梦到自己被一堆从来没见过的强大怪物追赶,我跑到了一个森林的入口,我情不自禁地想着‘千万不要突然从前面也冒出来一个怪物堵住我的去路啊’,前面就肯定会出现一个大家伙一口把我吃掉,真的不是什么好玩的事。”


Loki听着听着就笑出了声:“真是了不起的预言能力,中庭的人称之为乌鸦嘴。”


“我觉得我是‘乌鸦脑’,”Thor叹了口气,“甚至我有时候会梦到一个不认识的漂亮女性——我发誓就一两次,你知道的大家看到陌生人第一反应肯定是戒备嘛。我当时就想这会不会是什么怪物变的,然后她就咬了我一口,那个牙有这么长……”他说着,用食指和拇指比到最大给Loki看。


Loki看着Thor那委屈的样子,像是没见过比这更可乐的事儿了,一翻身就滚到了床上笑得打滚,Thor看着他这个样子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直到他俩笑累了,Loki说道:“我得去准备母亲的戏了,晚饭时再见。”


Thor应了一声,翻身躺在床上,他弟弟很少有这么乖的时候,真是一个愉快的下午,他想到。结果不到两秒,他就爆出一声大叫,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Loki刚起身的地方有一枚小小的钉子划破了他的胳膊!


——这是最低层次恶作剧,哥哥。




002.


Loki表现出超常的戏剧天赋是在他600多岁、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阿斯加德人喜欢看戏,不管是平民还是贵族,就连国王和王后也不例外。而Loki仿佛就是一个为戏剧而生的天才,他总是有无数的鬼点子,还能把它们编成各种各样的奇幻故事;他还擅长表演,或许是因为表演其实就是欺骗和捣蛋的一个分支。“当你想恶作剧的时候,演技拙劣是不可能成功的。”这句话简直就是Loki最经典的名言了。


Loki并不讨厌这个天赋,换句话说,他很喜欢。阿斯加德崇尚武力,而他天生不擅长也不喜欢力量或体力这些东西相关的比拼,他更愿意看一天的书,或者搞点什么计划气得那些大猩猩吱哇乱叫,包括他可爱的哥哥,这对他来说是相当有趣的娱乐。当然了,这也导致了很多人不喜欢他或者对他敬而远之。Loki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但他讨厌活在别人——也就是Thor的阴影里,而戏剧编排和表演是他唯一能剥夺众人,尤其是父母全部倾注在Thor身上的关注的办法了。


可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因为这件事而喜欢他,也可以说根本就没有。大家喜欢他表演的戏剧,可是看完了也就过去了,没有人会因为这些而对Loki这个“阴险小人”产生什么改观,大家仍然喜欢Thor这个高大阳光胸无城府的家伙。甚至有些人会用他的这个天赋来攻击他,比如“戏剧方面的工作应该是工匠做的,他这样完全不像一个王子所为”之类的话。Loki从来不在意这些,反正母亲喜欢他的戏,也会把自己最喜欢的放在生日上表演的戏交给他去办,这就已经足够Loki高兴的了。但是不在意并不等于Loki不会采取任何行动。


比如几百年前,他曾经特地挑了Thor会来找他的那一天——他知道Thor进他卧室从来不敲门,“偷偷”躲在房间里哭。当时的他比现在更乖,看起来更像一个需要保护的弱者、弟弟的角色,只要他泪眼汪汪地看你一眼你就愿意把一切都给他(当然有很多吃过苦头的人并不同意这个说法,但对Thor来说这简直是真得不能再真的真理了)。


当时Thor飞快地跑过去抚摸着他的后背问道:“Loki,发生了什么?谁欺负你了吗?”


“有人说……说我……”Loki抽抽噎噎地说,还打了个嗝,“说我什么都不会,只会演戏编戏这种小儿科的东西……一点都不像个王子,还说我不是亲生的,哥哥这么厉害,我跟哥哥一点都不像,呜哇哇哇……”


当然,后面的是Loki胡诌的。


Thor果然大发雷霆,叫Loki告诉他这些背后语人是非的人的名字,Loki擦了擦他鳄鱼的眼泪,写了一张纸条递给Thor。Thor说到做到,立马找到这些人狠狠地教训了他们一顿,并警告他们不准再说Loki的坏话,他是个戏剧天才(尽管Thor一看戏就睡着),更是阿斯加德正统的王子,是他Thor的弟弟,那些人连连称是。Loki在房间里,抱着魔法球看着这一幕,笑得见牙不见眼。


后来,Thor因为打伤了很多侍卫和官员这一罪名,被Odin关了一整个月的禁闭。


真是一石二鸟啊,Loki。




003.


一转眼Frigga的生日就要到了,但剧本还没有定下来。莎士比亚的剧本实在太多了,个个都那么精彩,让Loki很难抉择。当他去找Thor商量的时候,不意外地看到了追随他的四勇士。


自从Thor跟他们四个要好之后,不管是独处还是陪他的时间都直线下降。Loki愤愤地想着,我是疯了吗?干嘛要来找他商量选剧本的事。他准备转身就走。


结果Thor却叫住他:“嘿,弟弟!你有什么事?我们待在这里正无聊呢!”


于是Loki停下脚步没有离开,但很明显,其他几个人并不是很想见到他。自从那次Thor几乎教训了整个仙宫里的人之后,就没有敢当面或者口头上表示过对Loki的不满了,但思想是自由的,大家仍然对他没有好感,甚至由于无处宣泄,这种感情还愈酿愈浓了。


“哦,你是要给母亲的生日节目选剧本,还有你自己的角色?”


Loki点点头。


“可是我也没有读过这些剧本,虽然确实有人送到我这里来,有两个月了……”


Loki翻了个白眼,而Thor没有发现。


“我觉得莎士比亚的悲剧更打动人,但是生日宴上,表演悲剧是不是不太好?”


“我记得你以前并不喜欢悲剧。”


“是啊,毕竟我最擅长的是让大家发笑,”Loki抬起眼睛扫了一圈其他人,“尽管有一种说法是‘被逗笑’跟‘高兴’是两回事。总之,我看了他的作品觉得悲剧也有其独特的魅力,你就当我突然开窍了吧。”


“我可不觉得这是‘开窍’,弟弟。”Thor皱了皱眉,“我也不喜欢悲剧。不如先说说你想演什么角色吧。”


“嗯……”Loki犹豫了,他确实没有想过自己要演什么。


“哈,”Fandral突然笑了,这是Loki来了之后他们第一次给出反应,“朱丽叶怎么样?”


他是众多不喜欢Loki的人中程度相对较轻的一个,也是很少被Loki戏耍的人。对于Loki来说,如果一个人从一开始就对他抱有敌意,那他就会收到各种各样的“礼物”,比如枕头里的刀片、饭菜里的蟑螂、一夜秃头的女儿,从而加倍的讨厌Loki;若是从一开始对他不算很差,Loki就会降低他的玩笑等级,让人觉得他这个人还算不错。Fandral就属于后者。顺便一说,Thor好像并不在这个体系里面。


大家听到这句话本以为Loki会困窘,连Thor听到这个女名都瞪了Fandral一眼。但Loki仿佛并不在意,他早就习惯了用轻描淡写甚至看起来似乎挺愉快的态度来化解这些带有恶意的玩笑和尴尬的气氛,他说道:“哦,朱丽叶,当然了。那,哥哥……”


Thor回过头。


“你愿意做我的罗密欧吗?”


罗密欧是谁?这是Thor想到的第一句话。


管他是谁呢,我弟弟来找我商量事情,被嘲讽了还对我笑,五秒过去了还没有拔刀子,我有什么不能答应他?这是Thor想到的第二句话。


“可以啊。”


话音刚落,Thor回头看他的四勇士的时候,就感觉他们都后退了半步。


“那就这么说定了。”Loki又一次眼珠向上环视了一圈,嘴角眼里都带着笑。Sif莫名觉得他这个表情似乎带着一点挑衅的意味。


后来这个节目当然没有出现在Frigga的生日宴会上,除非Loki想把亲爱的妈妈的生日上的节目变成搞笑剧或恐怖剧,那简直比悲剧还要糟糕。不过在那次事件的几天之后,Thor大半夜跑来他的卧室,还好Loki还没睡着,不然要被他吓一大跳。Thor对他说:“弟弟,我不演了,这个故事太烂了,我刚读完的时候感觉呼吸都不顺畅。啊……好冷啊……”


我看你是想哭吧,Loki暗暗想着,没有戳穿,只是掀开被子让他躺进来。


“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发现对方死了就要自己也跟着死,甚至朱丽叶根本就没死!他们差一点就能在一起了。”Thor闭着眼睛,絮絮叨叨地仿佛说梦话似的说着。


“没有这么傻的人,”文化冲击真是可怕啊,能让他蛮牛一样的哥哥像个女孩一样被一个故事刺激成这个样子,Loki心想,“要么是中庭的人多愁善感,要么是艺术夸张,没有这么傻的人……”说着说着,他也有些困了,于是默默睡去。


在睡着之前,他想起诗集上的这样一句话——一句他一点也不理解的话,但现在突然好像有点懂了。


All these woes shall serve for sweet discourses in our times to come.


直到我们终能相守,届时这份痛楚也能化为甜美的回忆吧。




004.


在看到灭霸的飞船的一瞬间,Loki想起了很多事,想起二百年前和四百年前的琐事,想起他第一次试图统治地球时来自他们的威胁,想起自己带走空间宝石的情境,想起这些年经过的事情,想起自己两次确实命悬一线的假死。乱七八糟的思绪想淬毒的鞭子一样抽打着他的大脑,让他维持站立都很困难,他甚至又想起了那首诗:


Thou love me, let them find me here;


只要你爱我,就算被他们发现也无所谓;


My life were better ended by their hate


我宁可命丧于他们的仇恨下


than death prorogued, waiting of thy love.


也不愿因无法得到你的爱而苟延残喘。


“我会死在这里……”他喃喃说道。


“什么?Loki?你在说什么?醒醒!”Thor扶着他,以防他跌到在地,而灭霸的飞船步步紧逼。他一边不能放开Loki,又要想办法抵御来自灭霸的攻击,两只眼睛都看不过来的情况,真是糟透了,更何况他现在只有一只眼睛……不,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终于Loki在出事之前回过神来,Thor问道:“你陷入预言了吗?”


“不,”Loki回答,他看起来相当憔悴,嘴唇没有一点血色,“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总之我……我什么未来都没有看到。我只是不自主地想起了二百年前的事,我发誓我不是主动去想的,这情况很像强制预言,但什么未来都没有告诉我。我们的未来难道是罗密欧与朱丽叶?还是几首情诗?”


“或许有什么关联。现在没空分析了,快去叫Banner过来,我去检查我们飞船的防护装置!”


于是他们分头行动,只是当时Loki完全没有想到,下一次见面就是灭霸履行对他的威胁的时候。




005.


Thor最后一次跟Loki通话,是让他发动空间宝石把能够送走的人和自己送到地球去,其中包括Banner和一些阿斯加德的人民,这需要一个相当长的时间,而灭霸的军队已经侵入了飞船。更糟的是,Thor的通讯断了,Loki从通讯器里只能听到滋滋的电流声,这让他极度不安。


Loki在完成传送之后,非常果断地留了下来。或者说他根本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走,就算要走,就算要混个落荒而逃,也要带着Thor一起,不然他自己离开也没有什么意义。


“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一瞬间,他仿佛听到了Thor的声音。他赶紧掏出通讯器查看,结果还是只有电流声,这才意识到这句话是二百年前的那个夜晚的对白。该死的强制预言!更该死的是这预言还是错的,全他妈的是过去发生的事!


“没有这么傻的人!”他边跑边喊道,“最傻的是你这个一个人去对付灭霸美其名曰争取时间的蠢货,你这个混蛋!”


事实证明,灭霸根本没有带着Thor离开飞船,也没有藏到什么地方试图偷袭Loki拿走魔方,甚至他就是大大方方地坐在飞船正中的大殿里——Thor加冕的王座上。在看到Loki的瞬间,他露齿一笑:


“阿斯加德人,我来履行我的承诺了。”


“你这个笨蛋!”Thor喊道,“你没听我的!第二次!”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Loki不甘示弱,“你的计划简直垃圾得要命,牵一头驴都比你的计划要好!驴都比你要懂得保护自己!”


“他要的是宇宙魔方!你把魔方带到地球去,说不定还有希望!你为什么要回来!”


“……我不是个好人,哥哥!”Loki说道,说着说着他感觉自己的鼻子有些酸,说出来的话都有点带着哭腔。他简直恨死了自己这个泪腺发达的体质,吵起架气势全无,“我从来都不是……地球人的死活跟我没有关系。”


这是唯一能救你的筹码,我们到哪都能好好活着,萨卡、其他地方,都可以,如果地球要毁灭,我们想办法把我们的人民救出来就好了。如果我走了,你必然死路一条。


这些想法Loki没有说出来,甚至可能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是这样想的。


“我把魔方给你,你放了他,不管是魔方还是什么,跟他没有关系。”


“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阿斯加德人?不,或许阿斯加德已经不存在了……”灭霸笑着,看着满地尸骸。


“没有,”Loki回答,“我没有资格。但是我仍然有办法让你得不到宇宙魔方。”


“哦?什么方法?”


“你为什么认为我会说出来?”Loki笑着,胸有成竹,“只要你放了我哥哥,我马上把它给你。”


“好吧,成交。”灭霸弯下腰,一手拎着Thor的头把他提起来,一手接过了Loki递过来的宇宙魔方。


“对了,阿斯加德人,”灭霸仍然重复着这个他刚才已经自我纠正过的错误称呼,像是嘲笑,“还记得我们曾经的约定吗?作为对你的惩罚,我要让你经历一种痛苦,比死亡痛苦几千倍。”


“就是他。”


“不,等等!”


话音刚落,灭霸右手使劲向上一拧,无法挣脱的Thor的脖子就被活生生扯断一半,他只吐了一口血就没了声息。


“不……”Loki一瞬间失去力气,跪在了地上。


灭霸手一甩,就把Thor顺着飞船的破洞扔了出去。


Loki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全身发冷,它只要一瞬间就完成了。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想过Thor可能会死这种事,可是这真的发生了,而且轻而易举,好像雷神被一把扯掉头这件事相当稀松平常。Loki懂得这一点,生活不是戏剧,他不会因为你是王、你是主要角色去给你的死亡做各种各样的铺垫,留下耐人寻味的旁白,所以这一瞬间他仿佛被电击一样僵直在原地,张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甚至思维和情绪都跟不上这一瞬间发生的事情,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是什么心情做出什么表情,只觉得全身发凉,手指尖握在掌心里像捏了一撮冰渣子,冻得他直哆嗦。


他突然想起自己的两次假死,Thor是否也是这种感觉呢?


也许是的吧。他第一次掉进彩虹桥下面的黑洞,后来Thor感应到黑洞一样的东西就活像长了雷达;第二次用了幻术魔法,搞得Thor见他就要砸一下看是不是本尊。他又想起Thor胳膊上的“Loki R.I.P”……


我可不想在身上刻这么个东西。Loki想着,从刚才开始就含在眼睛里的泪水唰地一下掉了下来。




006.


如果Loki刚才说的是真的,他真的有办法能让灭霸拿不到宇宙魔方,他早就有其他的方法救Thor了。可惜那句话是假的。


他除了宇宙魔方没有任何筹码,唯一的希望就是灭霸不至于如此赶尽杀绝,但很显然发生的情况是他最恐惧、最不希望看到的一种。Loki不知道为什么,从刚才开始,不管是他的巧舌如簧和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好像都派不上用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一切事情都朝着他最糟糕的情况发展。也许诸神的黄昏确实是一个预言,或者是一个真理:旧世界要消失,才能迎来新生,而他们属于过去,躲得过今天也躲不过明天。


或许有些事情就是命中注定的,连命运女神也无法逃离的宿命吧。Loki这样想道。他突然感觉很坦然,也没有了什么畏惧。他突然感觉大脑前所未有的清晰,他要做一件事,这件事有很大的概率会失败,但他打算这样做了,相当理智,不是一时冲动。


Loki一直信奉一点:不管是人还是神,只要是生物,都是自私的,只是程度有异。有的人忙里忙外地拯救世界,自己遍体鳞伤还能笑得没心没肺(比如他那位蠢驴一样的哥哥),不过是看到其他人活下来比自己苟且偷生要快乐许多而已,说到底还是为了自己的幸福去做这件事。这一点每个人都一样,但是根据众人的逻辑,他Loki就永远是被唾弃的那一个。他的世界很小,他只想自己、他在乎的寥寥几个人和他庇佑的人民安全喜乐就好了,其他人多悲惨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他永远是其他人眼中“自私”的最佳代言。尽管他认为所有人都是如此的。


“灭霸,”他说,声音颤抖着却异常坚定,“我知道你接下来要怎么对付我。你要把我扔到一个荒无人烟的星球,让我自生自灭,同时向地球上的阿斯加德人宣布,我又一次背叛了Thor,还杀了他扔进太空,自己逃跑了,对吗?”


“呵呵,你猜得倒是准确。”


“这不是猜测,”Loki笑了,他脸上和眼眶上的眼泪还没干,这一笑看起来竟带着一些怨毒的意味,“你不知道吗?我是会读心的。”


“这不可能,一切精神攻击都对我无效。”他看起来有些犹豫,显然Loki刚才的话具体得仿佛是钻进他的脑子里看到的一样,“你别想骗我!”他的声音大了一点,殊不知这正是缺乏信心的表现。


Loki阴恻恻地笑了,势在必得。事实上他就是推测出来的答案,他虽然学过读心的法术,但别说攻破灭霸的精神屏障了,就连施展都是要接触到对方头部才可以的,所以他只是在进行一场豪赌。而对方果然上钩,这足以佐证他的恶作剧之神和天才戏剧家的称谓并非浪得虚名。


“这在阿斯加德的王室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法术,我的老师Frigga能做得更好。该说的我都说完了,如果放走我你将后患无穷,杀了我还是留下我,你自己选。”Loki眼珠转了一圈,手不自觉地抚上身边的栏杆,“不过我要提醒你一点,你或许觉得我战斗力低下,还不如那个被你杀掉的雷神,但读心和预言的能力在你这里并不是泛滥资源吧。”


灭霸低下头,捏着下巴考虑着这个提议。如果说需要这方面的战斗力,他也不是很缺;如果说忌惮这种能力,实际上也对他无法造成什么威胁。半晌,他想起一个问题:“我杀了雷神Thor,你不恨我?”


“呵呵,”Loki冷笑道,“所有人都是自私的,我也不例外。不过是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他死了难道我还不活了吗?你把我想得太过多愁善感了,如果你调查过就知道我亲手杀死了亲生父亲,间接害死了养父母。”他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有一丝微不可查的停顿,还好对方并没有发现。


“哈哈哈,”灭霸突然大笑起来,像是非常满意这个答案,“走吧,也许我能原谅你之前犯的错并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他站起来,整个身躯像一座小山,走起路来摇摇欲坠,一步一步走向门口准备回到他的飞船里去。


“我将恭敬地接受您的恩德。”Loki微微弯下了腰,说道。只是没有人看到他从腰后掏出了一样东西握在了手里,从后面亦步亦趋地跟上。


——但是在那之前,我们还是在地狱里见吧。


Loki对这个计划没有什么把握,约顿海姆的冰棺对他是否能造成真实的创伤他也不知道。说起来他这个人哪,做了好多好多的错事,如果说中庭的蝼蚁不值得他在乎和愧疚的话,他对至亲的人伤害的也足够多了。如果他没有去地球,没有招惹灭霸,Thor也不会死得这么轻易,这么毫无尊严。这是他第一次对这件事感觉到了些许的后悔。


他每次犯错都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惩罚,那几次命悬一线的假死算不上,毕竟他自己也乐在其中。如果这次不成功,就当是他唯一一次自愿的赎罪吧。他这么想着,在灭霸身后悄悄发动了冰棺。


“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在力量透支之前,他又一次听到Thor的声音,又是那该死的失控的强制预言。


“没有这么傻的人,哥哥,”他回答道,“没有这么傻的人,我只是很自私……”




007.


Thor醒来的时候有一瞬间的失神,他甚至有点想不起自己叫什么名字、来自什么地方,他觉得自己忘记了很重要的事情,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急得他伸出巴掌用力地拍着自己的额头。


“我的天哪,你轻点儿!”他听到一个声音说道,“刚缝好不久的,你再敲掉了还想让我们救你就要收费了!”


Thor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几个陌生的人,其中好像还有一些动物甚至……植物?


“你们是谁?”


“我弟弟呢!”




008.


复仇者联盟众人齐聚一堂,坐在会议室里,仿佛在为了维护地球和平召开什么重要的会议,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这事儿太重要了,重要到所有人都想来凑热闹。如果你凑近观察,就会发现他们一个个张着嘴,个个都能塞下一个拳头。


过了很久,Tony鼓掌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宁静。


“所以——”他说,“这就是你弟弟的梦,嗯……在你的引导下。”


“对。”Thor两手支在脑门上,仿佛也受了不小的刺激,旁边的Wanda抚着他的后背,希望他能好过一点。


“这太惊人了,你知道的,Tony发明这个装置只是想要教训,哦不,教育一下Loki,而不是把他或者你给逼疯。可是这……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现在担心Loki能否醒过来。”


“我一直以为你是相当护短的,没想到你竟然大义灭亲搞得这么狠……”


“我当然没有!我……我是忘了我的这个‘能力’,阿萨神族成年之后就不会做梦了!我很多年没做梦!根本不记得我还有这么个特点!当时在我弟弟的梦里看到这个场景我就想起来了,但是当时已经停不下来了。”Thor喊道。


“你是说乌鸦嘴?”


“对,就是它!退一步讲,就算我想起来了,也没有想到在这个装置里他能把我的主动思维送到我弟弟的梦里去,该死的,它不这么神奇会死吗?”


“我觉得‘西庇乌之梦’是天才之作,至少现在,”Tony摊手说道,“他对地球的威胁下降了不少。”


“而且故事也蛮有趣的。Loki以为你死了而试图跟灭霸同归于尽?这个剧本真的很眼熟,我发誓,Thor,你是我见过胡子最长的朱丽叶。”


“……好吧,我得承认你说得对。那什么时候能把我弟弟还给我?”


“他就在那,你随时可以带走。计划已经完成了不是吗?”




009.


Loki醒来是第二天后半夜三点多钟发生的事,当时Thor仍然寸步不离地守在旁边。对他来说少睡几个小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但如果Loki醒来没有看到他,以为梦是真的,以为他真的死了,又要去搞点什么事情,那可就不是好玩的了。


所以当时Loki眼睛都没完全睁开,就好像感应到了他的轮廓一样,一巴掌糊到他脸上。


“……嗨。”Thor说道。


“Thor?”Loki喃喃自语般地说道,不知道是清醒还是不清醒,“你还活着?”


“对,对,我活着,你也活着,你醒了吗?看看我,我活着,脖子上也没有缝线。”他说这话的时候有点感觉脊背发凉,不得不说他弟弟的想象力真的很丰富,居然觉得他头断了用针线缝起来就能好。


“怎么回事?”Loki终于有点清醒了,他坐了起来,茫然地盯着Thor,表情很像小时候。


“你别着急,我慢慢解释给你听。”




你刚才看到的都是假的,是梦。我们从阿斯加德撤离之后很快就到达了地球,谁也没遇到,但是一到地球就被复仇者们拦了下来,他们说你在地球属于A级战犯,不能再次进入,毕竟地球的监狱对我们来说没什么用,而且关几百年对你来说也算不了什么,而我总不能把你扔回太空去。


Stark说他早就料到了这种情况,所以他提前发明了一台机器,好像叫“西庇乌之梦”吧,就是连接两个人的大脑,一方沉睡做梦,而另一方可以主动的适当控制梦境。他们让我在梦里创造一些你最害怕的东西,当你对之前做的错事坏事感觉到愧疚的时候才可以停止,据说这是因为你是我的弟弟而网开一面,大家也觉得这个方法比关禁闭管用多了,“堵不如疏”?好像是这个词。当然,梦的主要构成还是由你决定的,我只是控制一些走向。


但是……你也知道我……我当时想着,灭霸这个姿势不会要扯断我的脖子吧,然后他就扯断了;我想着Loki不会想跟灭霸拼命吧,你就把冰棺掏出来了;我想我不会又被人救活了吧,我就被人救活了。


所以其实你这个梦惨到这个程度都是因为我的……


“乌鸦脑。”Loki接道。


“对……就是它。Loki你相信我我确实是忘了这回事。”


“就算你记得你也不会想到废铁人的发明能让它对我生效。”


“对,天啊,你还是这么聪明。”


“嗯,”Loki欣然接受着他的赞美,他摸了摸自己身上,发现自己穿着睡袍,腰带系了个死结,一看就是出自他哥哥之手,“哥哥,我觉得你应该给我一些东西,比如,我的匕首?”


“匕首没有,”Thor假装听不懂他的意思,“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拥抱。”


说着,Thor就紧紧地抱住了他,Loki一点意见都没有,事实上有也没有,他们在力量上的差距永远都是这么悬殊,他能做的就是在被勒疼了的时候让他哥松一点。或者说Loki也很理解和享受这样的接触,那个梦太过真实,就像是真的经历了一样,他相信Thor也有跟他一样的心情。


很久之后,Loki问:“你现在,是不是有什么话跟我说。”


Thor没有回答,如果不是忽轻忽重的力度变化,Loki甚至都要以为他睡着了。


Loki叹了口气,把手放在他兄长的后脑,顺毛似的安抚着。


“嗯,我也爱你。”


——————FIN——————






最后解说一下部分梗:



  1. 洛基戏剧天才和阿斯加德人酷爱看戏来自雷神3的洛基自导同人剧。

  2. 范达尔跟洛基的玩笑来自抖森海总的某个采访,抖森被问想演什么莎翁剧的角色,海总说朱丽叶XD整段的对白基本也来自那里

  3. 洛基的读心能力是来自雷神3读瓦尔基里记忆那个片段,请大家回忆一下妇联1里洛基被锤哥扔到山坡上的第一句话“I missed you, too.”别说话,吃糖!



评论
热度(334)

© 唐老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