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鸡

绝路也作前路 前路不问归途

【夜天使】意外事故(完)

转一发!实力吸毒一秒五口嗷嗷嗷嗷_(:з」∠)_

望北之川:

ABO,pwp


A!夜行者kurt/ O!天使warren




谁信上帝谁当A【并不。




1


Kurt Wagner毫无疑问是个倒霉孩子。


一个人可以倒霉到什么地步?这个问题Kurt最有资格回答:


不幸的是,首先,他出生的方式不太对:兽瞳、蓝皮肤、倒钩尾巴、尖爪子——没错,Kurt Wagner有颗普通小伙子的心,但他没有普通人类的外表。


其次,尽管活脱脱是以圣经和各种神话里恶魔当模子印出来的,但Kurt绝对不是撒旦那种英俊邪魅的类型;


很不幸地,他看上去比较像那种排不上号,连名字都没有的低级恶魔小喽啰。


当然,最不幸的是,他出生在一个看脸的世界。


这一切注定蓝皮肤的小恶魔不太能跟幸运打上交道,哪怕蹭点边儿呢。


好吧,如果瞬移的能力算某种幸运的话。


 


但一切不幸都无法阻止他成长为一个善良的小恶魔。


这从瞬移技能被他使用得很好就可以看出来了。


Kurt曾经在火海里带出过孩子,在货车前拉走过老人家,他甚至还救过企图跳河自杀的失业者(尽管对方被他捞出来后两眼一翻吓晕了)。


Kurt的外貌让他常常成为普通人类扔石头或退避三舍的对象,但他依然热爱世上所有美好的东西。比如孩子、蛋糕、可乐、阳光、游乐园(他常常在夜晚闭园后偷偷溜进去)、自由。


哦,对了,还有上帝。


夜行者小魔鬼Kurt是个如假包换的、真金白银的虔诚教徒。


有多虔诚呢?


一句话概括,那大概就是:上帝给了他恶魔的外表,而他十年如一日地信仰上帝。


哪怕生活最黑暗的时候,他看着镜子里那个蓝皮肤的小伙子,依然乐观地坚信自己其实并没有被抛弃——


 


尽管这一点在他十几年的人生历程里亟待证明。


2

鉴于已经习惯被上帝无视,Kurt第一次见到天使Warren的时候,甚至产生了一种被命运眷顾而受宠若惊的感觉。


那天他被人极其粗鲁地从箱子里赶出来,以非常难堪的姿势啃到地上,抬起头却看到了Warren。


天啊,上帝竟然派了一位天使来解救他!


虽然天使表情不太友好,翅膀上还长着沾血的倒钩。


但这些全部被Kurt选择性无视掉了。


你看啊,他有Kurt见过的最英俊的脸,还有阳光一样灿烂的金发,他的翅膀又大又结实。


蛰眼的白炽灯打在张着翅膀停在半空中的天使身上,简直就像加冕的神圣光环。


小蓝魔从来没见过这么美丽、又充满爆发力的生物。


Kurt呆呆地看着,并由赞美仁慈的上帝。


 


然后,他被天使一翅膀狠狠扇飞,毫无悬念地砸到通着高压电的铁丝网上。


 


竞技场立刻爆出此起彼伏的亢奋呼喝。


Angle!Angle!


杀了他——杀了他——


Angle!Angle——!


一波比一波激动的欢呼几乎要把竞技场结实的屋顶掀翻。


Kurt晕头晕脑地从地上爬起,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天使已经以极快的速度再次俯冲过来,这回夜行者总算对这位天使的危险度有了一定的认知。


他下意识地“砰”地化成一阵烟雾,希望瞬移离开,但很快,他就再次撞上了高压电的铁丝网,被电得七荤八素地摔倒。


 


“格斗!”


天使抱着手臂冷眼看着他,嘴边带着嗜血的笑容:“如果你不想死的话。”


 


Kurt终于意识到天使似乎和自己认知的有点不一样。


信仰上帝的魔鬼花了一辈子的运气来请求上帝垂青,结果他遇到了一个暴力天使。


上帝这玩笑开得好像哪里不对,又好像并没什么不对。


 


Kurt是被卖到竞技场的。


作为一名遵纪守法的良好市民,尽管身怀瞬移的能力,但Kurt从来没有利用它去干一些违法的事情,哪怕是一块口香糖他也没有随手顺过。


夜行者有一份正当的职业——在马戏团打工。


在那里,奇特的外貌让其他演员与观众们以为是精湛的化妆技巧,老板甚至因为不需要为他提供化妆道具而感到聘用Kurt实在是物超所值。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带到这里来的。


只记得前几天表演结束后,他在后台喝了一杯饮料,当再次醒来时就被关在了一个黑漆漆的狭窄箱子中。


而从箱子里滚出来后,他见到了天使。


3

和倒霉的小魔鬼Kurt不同,天使Warren是来竞技场找乐子的。


Warren Kenneth Worthington III,一位被宠坏了的大少爷。


当一个人非常有钱,并且同时满足空闲以及脾气暴躁这两个条件,竞技场简直是最好的消遣地方了。


Warren脾气暴躁是有原因的。


他是个omega。


 


任何一个从小到大倍受命运眷顾,并且习惯了主宰的年轻人,忽然发现自己是个omega——那种到了发情期,随便来个alpha就可以让他乖乖趴在床上摇屁股求着被插入的omega,大概都会觉得很怄气。


Warren很喜欢竞技场。


他喜欢胜利,喜欢强大,喜欢征服。


凭着天生的翅膀作为武器,加上猛禽一样的捕猎能力,他在竞技场从来没有败过。只要不是处于发情期,他能够合法地在这里挑翻任何一个alpha。


没有什么比这更能满足Warren的自尊心的了。


 


但眼前这个对手算什么回事?


Warren不满地看着那个蓝色的小魔鬼。


只见他慌慌张张地到处瞬移,却屡屡被高压电铁丝网挡住,电得浑身抽搐。


他走过去掐住Kurt的脖子把他提起来,巨大的天使翅膀在后背振动,昭示出强烈的震慑力。


“你知道竞技场的规矩吗?”Warren问。


可怜的小子还没从残酷的电击中清醒过来,一时想不起可以瞬移逃脱,只是浑浑噩噩地努力在他卡住脖子的手里抽着气。


 


Warren的对手一般分两种,一种跟他一样,是为了征服欲或者合法屠戮来到这里的,当然为巨额奖金的也不在少数;还有一种是像这小魔鬼一样,因为异能或者别的原因而被绑架扔进来的。


后面一种通常结果比较凄惨,在还没有意识到残酷的时候就会被杀死。


但Warren不太喜欢这种对手,击败或杀死他们不足以令他产生任何成就感。


 


Kurt看了看周围,竞技场被铁丝网围着。上面通了多少伏的高压电他已经非常清楚地体验过了。


“死后被抬着出去,”他听到Warren冷酷的声音:“或者作为胜利者走出去。”


话音刚落,手里的小恶魔一下子化为一团蓝色的烟雾消失了,紧接着,背后一痛,Warren被重重甩到铁丝网上。


下坠时翅膀摩擦铁丝网,高压电流灼焦了他那双美丽矫健的翅膀,剧痛让Warren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


一直到摔到地上,才结束了电刑。


 


4

Warren第一次在竞技场吃瘪。


这回糟糕了。


正如他刚才对Kurt所说的,竞技场有竞技场的铁律,无论你是不是自愿,一旦进入竞技场,必须分出胜负才能结束。


在这个意义上来说,他和这个傻小子是平等的,都是竞技场的囚犯,要离开只有生和死两道门。


但现在翅膀受伤,面对一个来无影去无踪的对手,他几乎毫无胜算。


这意味着他可能会被杀。


“对不起!”


而那个等会儿可能会杀死他的对手,正在竞技场的另一边,为差点薅秃Warren一边翅膀的羽毛而手足无措地使劲道歉。


 


Kurt发誓,他从来没有这样伤害过一个人。


还是一个天使。


虽然他被Warren掼到铁丝网上两回了,但是当他出于自卫而掼飞Warren时,对方的惨叫还是让善良的小魔鬼产生了巨大的内疚。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他解释,极力证明自己没有恶意。


可是当他道歉完后,天使的表情更可怕了。


他漂亮的羽毛令人惋惜地掉落一地,一边翅膀变得乱糟糟的,似乎是折了。


这让蓝皮肤的小魔鬼非常担忧。


Kurt想弥补一下自己的过失,上前查看天使的伤势,但是天使凶悍愤怒的表情让他提不起往前挪动一步的勇气。


 


正在这时,竞技场外忽然响起一声爆炸。


观众们尖叫起来,慌不择路地往外逃窜,现场乱成一片。


Warren敏感地意识到铁丝网有点不一样了,他当机立断地往上飞——一边翅膀受伤让他感到有点困难。


他伸手一碰,果然高压电流已经消失,Warren毫不犹豫地徒手将铁丝网扯开一个自己能通过的缺口。


 


“别让他们跑了!”混乱中竞技场的打手怒吼。


紧接着,Warren听到枪声在背后响起,流弹击中了他受伤的翅膀。


Warren重重地摔下来,无数人的脚在他眼前跑过,敏锐的听力令他意识到竞技场的打手在走向自己。


一根针扎进他的肩膀,warren脸色剧变。


诱发剂!


他无暇顾及竞技场的人怎么会知道他是个omega的事情,唯一的念头就是逃跑。


要不了几分钟,他就会因为这几毫升的液体而被迫进入发晴期。


Warren愤怒地用翅膀打飞了将诱发剂打进他身体的人,艰难地往上飞,企图捉住最后的机会离开这个到处都是alpha的地方。


一只蓝色的爪子牢牢钳制住他的手臂。


“Fuck!”


Warren不用想也知道这爪子的主人是谁,他回过头,同时给了对方一拳:“滚开!”


“我只是想带你出去……”那个蓝色皮肤的傻小子挨了一下,却倔着死活不松手。


他焦急地保证:“相信我!”


 


5

Warren除了相信他外没有别的选择,当然也没有拒绝的余地。因为他还没来得及开口,眼前一花,人已经来到竞技场外面。


该死的,这小子的能力太适合逃跑了。


Kurt刚才在竞技场里被Warren打怕了,一到地上立刻放开天使,那就好像Warren非常烫手一样。


但事实上却正好相反,Kurt并不愿意放开Warren,天使的身上隐隐约约有一种好闻的味道,令他的心脏剧烈地跳了起来。


还有某个难以启齿的地方,也像被恶魔诱惑一般苏醒。


他害怕天使听到他激烈到夸张的心跳和发现身体的异样,那就像他亵渎了天使一样。


 


Warren扶着小巷子的墙壁勉强站立,发情让他双腿虚软,汗水浸湿了他的衣服和头发,一缕缕的金发贴到鬓角上,让他的狼狈显得更像性感。


“你觉得这里安全?”Warren恶狠狠地问他。


那傻小子吓得瑟缩了一下,Warren看到他这样子就生气。


即使距离几条街,但竞技场那边的尖叫和搜捕的呼喝依然清晰。


“这里好像……”似乎思考了片刻,Kurt小心翼翼地回答:“不太安全。”


Warren翻了个白眼,讽刺他:“感谢你敏锐的观察力。”


像他这样来到竞技场找乐子的毕竟很少,竞技场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捉捕变种人,看他们自相残杀取乐,他们有的是追捕的法子。


更别提他现在已经进入发情期,信息素的味道只怕再过两分钟,就能让一公里内的alpha都红着眼睛硬着阴111茎闻风而至。


 


他伸手指了指全市最高的那栋摩天大楼的顶层,“带我去那里。”


“可是……可是我没钱住这么豪华的地方。”Kurt紧张又惭愧地问他:“你有钱吗?如果有钱的话,我可以帮你开个房间休息一下?”


“谁他妈下竞技场还带钱?!”Warren崩溃地骂了一声。


“对不起!对不起!”Kurt反射性张嘴就道歉,他以为是自己害天使输掉了比赛,没拿到奖金。


“少废话,你过来。”Warren说。


Kurt十分听话地战战兢兢走过去。


坏脾气的天使伸手揪住Kurt的头发,“你是想我现在就杀了你,还是带我去那里。”


实诚的小魔鬼一点都没反应过来自己可以用瞬移的办法逃跑,他的注意力全在Warren说话时张张合合的湿润的唇上。


至于那里吐出多么粗暴的话,他全部左耳进右耳出了。


 


上帝,我实在没办法拒绝一个天使的请求(威胁)。原谅我想满足他任何愿望!


Kurt在内心惶恐地告解。


 


6

下一刻,Warren满意地看到自己到了指定的地方。


“上帝!这不是酒店!”Kurt紧张地劝告天使不正当的行为:“这是别人的家!我们不可以一声不吭就偷偷跑进别人的家!”


“这是我家。”


Warren挣扎着放开夜行者,脚步虚浮地走向房间。


当Warren那种隐约的温热甜美的味道随着他而离开时,Kurt有点怅然若失。


他咽了咽唾液,心里说不清道不明的渴望让他的视线紧紧追着天使,直到Warren进入房间再也看不到了,Kurt才失望地收回视线。


 


马戏团的小伙子第一次来装潢这么华丽的住宅中,他看了看自己的爪子,又自惭形秽地看了看自己破旧却浮夸的马戏团衣服和自己畸形的脚。


可怜的Kurt一动都不敢动,唯恐踏出一步就要在这亮得一尘不染的地板上猜出一个野兽的脚印。


这是天使的家,上帝,他多么希望能给天使留下一个好点的印象。


可是他总是笨手笨脚的,而且也不太会说话,天使看到他就会露出不耐烦的表情,Kurt沮丧地知道自己在对方心里早已经糟糕透顶了。


 


Worthington家的少爷有几处落脚点,这里是其中之一,有时候Warren会在这里开趴,但自从他变成omega后,就对这种普通的娱乐失去了兴趣。


Warren翻了一下抽屉,没找到抑制剂,他随手拿起一瓶酒灌了几口,然后烦躁地坐到床上。


“滚过来。”天使冲着外面喊。


等了一会儿,客厅里没有任何动静。


“我知道你还在,过来!”他又喊道。


房间门外这时才探出夜行者蓝色的脑袋。


 


天啊,房间里的空气甜的不像话,天使就像是从蜜糖罐子里走出来的一样,可是他闻上去比夜行者吃过的最昂贵的甜点还要甘美。


“你看上去似乎不太好受……”Kurt小心地表露担忧,“需要我为你倒杯水或者做点吃的吗?我……我饭做得不错……”


烹饪是Kurt的兴趣之一,他的生活并不富裕,马戏团没有给这个善良的小魔鬼支付太多的酬劳——尽管他在表演中总是担纲最高难度的表演节目,但在有限的条件里,Kurt都让自己的生活过得更有意思。


 


但他的关心让Warren不耐烦,“过来,不要让我说第三次。”


去他妈的喝水吃饭,这个小beta如果是个alpha,一定能闻到房间里已经充满了信息素。


也一定知道Warren现在只想做爱。


天使眯着眼看到恶魔慢腾腾地犹豫着向他移动。


如果非得要找个人操自己,眼前这个傻头傻脑的小教徒最适合不过了。


他是个beta,没有办法标记自己,而且纯良好控制,等发情期过去后,一脚踹开不要太省事。


 


Warren一把拽过夜行者的手腕,直接将他摁到床上。


天使跨坐在Kurt身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扯开自己束缚得有点难受的领口,倨傲地命令,“操我。”


“什么……什么?!”


Kurt怀疑自己听错了。他僵直着身体躺在Warren身下,活像他才是被强暴的那一个,


他的利爪紧紧按住身下的床单,很快床褥就被带倒钩的爪子勾烂了。


至于是不是强暴,Warren已经懒得理会了。


他没有抑制剂,第一波的情潮就会让他生不如死,而他绝对无意找个控制欲旺盛的alpha给自己未来的生活添麻烦。


所以现在,Kurt是操也得操,不操也得操。




以下走微博┏ (゜ω゜)=☞【点我点我点我

评论
热度(732)

© 唐老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