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狗

绝路也作前路 前路不问归途

《底特律:告白》康汉康无差/HE/三章完

入坑比较晚,一直处于观望状态,连夜看完岚少的底特律解说,仰止不住暴躁的脑洞,画是来不及画了,第一次想写个正式点的文,图文双修不存在的,文笔跟画一样放荡不羁爱自由,ooc沙雕快乐梗。

其实是康汉康~他俩我无差~都吃。

背景是假设仿生人和人类签署和平协议后的一年。日常、HE、三章完、尽量在下周内完结。如果反响还行可能画个小车车彩蛋~

岚少的解说真的特别细节萌,可爱爆炸,好磕,推荐!

-----------------------------------------------------------------------

《底特律:告白》

第一章:钥匙

2039年4月20日

8:00▼

   “起床时间了,Lieutenant!”

     康纳解下围裙,将煎蛋培根面包装进一盘放在桌上,转身去敲还在蒙头大睡的汉克卧室门,一次怕不够,又连续打击乐一样敲了七八下。

     房间里终于传出模糊不清的鬼哭狼嚎,外加几句标准美式骂街。

   “早餐做好了,我在外面等你!”

     说完没有多做停留,康纳径直走到餐桌前摆正椅子,绕过桌子拿起散在地上的狗粮,顺便把狗粮续满食盆。

     相扑趴在地上看了康纳一眼,晃悠一下尾巴,伸舌头舔舔嘴,康纳眨吧下眼,伸手摸摸它的毛。

 

8:10▼

     “我一定要把你一根筋的脑袋里装上800个轴。”

       真香老汉一边数落对面端坐的搭档,一边风卷残云的吃完了盘子里的早饭,康纳适时的倒了一杯牛奶递给他。

     “抱歉,我的大脑太精密装不下更多零件了,还有早起对您身体有好处。”

       汉克啐了一口,接过牛奶猛灌进肚。自从这个康纳免费之后是越来越皮实了。

    

     “嗝——你做的煎蛋总让我想起附近街区的一家早餐店。” 

     “很好吃?”

     “不,它倒闭了。”

     

     “...喔。”

 

    “也没那么糟糕。”

 

       汉克起身顺手摸了一把相扑掩藏住嘴角笑意,去卧室换衣服,康纳呼口气,把餐盘拿到水池里洗刷刷。

 

8:17▼

    “嗨康纳,这个给你。”

      康纳刚关上水龙头,感知有东西从身后扔过来,略显慌忙的回身接住,手上还滴着水,摊开掌心,是把黄铜钥匙。

    “这是家里钥匙,以后不用再按门铃了。”

    “给我的?”康纳眨两下眼。

    “没错,只要你不按那该死的门铃...上帝啊每次你来,我总在拆了你还是拆了门铃之间选择困难。”

       康纳看着钥匙,半晌抬头对汉克露出一个微笑。

     “谢谢。”

     “?”汉克蹬上鞋子挑眉看他。

     “给自己家里的钥匙,不是信任的表现吗?”

     “额......你这么说也没错(小声).......反正我家没什么值钱东西,只有相扑,你要搬得动就拎走。”说完开门去启动汽车了。

       康纳撅噘嘴,不置可否。

8:50▼

       康纳其实很少住在汉克家,除非是当天晚上在某个酒吧捡汉克尸或者紧急任务需要早起晚归,今天就是第二种模式。

       刚进警局屁股还没坐热乎,汉克就被糊了一脸pad,上面全是最近调查的贩卖红冰毒的据点和嫌疑人。

     “f**k,全城的警察都钓鱼去了吗,为什么总让我解决这些麻烦事。”

       安德森副队长勇猛的吧pad一摔撸起袖子就要去跟局长理论,康纳眼疾手快接下pad并拽住汉克后衣领。

     “我觉得这是对您信任和认可的表现,Lieutenant,俗语说得好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噢去他的,别净说些漂亮话,我现在只想退休。”安德森副队长整理好衣领没好气的口亨,抓起车钥匙嘟嘟囔囔往外走。

       康纳谈判不太行,哄大龄儿童到挺在行。

9:20▼

       贩毒点现场千篇一律的烟雾缭绕,紫红色的亮布和电灯映照狭窄的屋子仿佛廉价夜总会,一群烟熏消瘦的男女挤在一边抱头蹲着,里面甚至还有一个仿生人,汉克看的啧啧称奇。

     “你的同胞是不是适应人类社会适应过头了......哎哎哎哎那个你....康纳!别舔了!鬼知道这些毒品对你们体制有没有影响!”汉克一把拿下康纳嘴里的手,嫌弃的拿桌布蹭了几下上面的残渣。

     “这些都是普通的低档红冰毒,应该只是个小据点,毒品外包装上没有明显指纹,我怀疑是这个仿生人带进来的,这件事情涉及到我的同族,我会通知马库斯协助调查。”康纳任由汉克牵着擦手,一板一眼的汇报验算结果。

     “嗯...这对你们来说确实不是什么好事情,趁舆论还没有上升得尽快解决。这些人都压到警局去做笔录,其余人清理一下现场。”汉克对几个警员吩咐完,转身要走。

       角落里的仿生人突然小声碎碎念,行为有些异常,听不清在说什么。

       康纳余光瞄到一点银亮,那个仿生人抬起手。

 

9:46▼    

     “汉克!!!”康纳冲了出去。

      “砰—砰—砰—————!”

9:47▼

      “康纳!”汉克一把抓住挡在身前下滑的身体,也许是伤到了哪处线路,康纳一时有点失语。

        仿生人见一击不中,枪口指向了自己的头,手却颤抖不已,眼中满是惊恐和无助。

      “no...”康纳伸出手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扣动扳机声和着枪声一起响起。

10:20▼

      “只是伤及到一些控制行动机能的神经,子弹避开了要害,还好及时送来,更换一下部件就可以了。”

       位于底特律边缘郊区位置,一家由不愿透漏姓名的卡姓男士出资建立的私立仿生人医院,仿生人护士温柔的声线暂时安抚了汉克的心。

      “.....谢谢。”

       汉克隔着玻璃窗看着躺在手术台上的康纳,由于要更换部分组件,暂时休眠了康纳的意识,看起来就像睡着了一样。

      “哦该死,我还得回去处理那堆烂摊子。”汉克懊恼的抓抓头发,交代护士几句,回头又瞄了一眼。

10::30▼

       外面下起毛毛细雨,带着入春的一点微凉,汉克站在自己的老旧汽车前发呆,车窗上映着灰暗的天空和自己不甚好看的脸色,最终抬脚狠狠踢开一个易拉罐。

        “F**K!”      

21:21▼

       康纳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白色墙壁,歪头看到一个护士服的仿生人拉好了窗帘,回头看到他,露出亲切的微笑。

    “晚上好康纳先生,您的部分组件更换完毕,现在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吗?”

       闻言活动一下手,摇晃一下脚丫,撑起上半身抻抻腰。

    “谢谢,我想没什么问题了。”康纳说着就下床拿起旁边叠放整齐的衣服。

    “哦...送您来的安德森先生说有事处理先走了,醒了通知他。您不需要在观察一下吗?”护士这才露出一点人类才有的微妙表情。

    “不了,我自己回去找他。”康纳穿上最后一件外套,正了正领带,抬手在投影模块上看了眼时间。

      "我再不回去,失去意识的就是Lieutenant了,喝的。”

22:10▼

    雨停了,空气里的湿气沾染在发丝和衣服上,康纳站定在汉克家门口。

    郊区离汉克家还是有些远,康纳换乘了两趟车才到,四周安静的能听清水滴落地“哒哒”声。  侧耳聆听一下里面的动静,手指伸向门铃,突然顿住。

    闭眼再睁眼,手伸向衣服兜里掏出钥匙,小心翼翼的打开门。

    

  “我以为你挂了,不回来了。”

    汉克拿起酒瓶灌了一大口,醉眼看他。

  “这样酗酒不利于健康,我说过吧,Lieutenant。”康纳走过去抠出他手里酒瓶。

  “我TM也说过下属要听上司命令!谁让你挡过来的!!你知不知道修你贵的要死,万一.......万一你........”汉克一把抓住康纳手臂,烂醉的声线里竟透出些哽咽。

    康纳低头就看到汉克脑瓜顶,脸几乎要埋在自己的肚皮上,喷出的呼吸透过衬衫让本来没什么感知的外壳都错觉一样觉得炙热。

    抬手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扶上了汉克肩膀,半搂半抱把他扛起来。

  “没事的,下次我会测算出更好的最佳方案,尽量不让自己受伤。”

    

  “嗯——?尽量?”

  “因为每次最佳方案都是优先救你,Lieutenant又总处在危险环境中,我也没有办法。”

    康纳把汉克安置在卧室床上,脱下他的鞋,扯过被子盖上。

   “f**k.....你是在抱怨我有灾星体质吗?”

   “不,我是想说我和你一样,我也不希望汉克受伤。”康纳看着他,眼神和语气都透着真诚。

     虽然汉克趁醉还想说什么,那双明亮的褐色眼眸还是让他安静下来。

    “那么晚安Lieutenant,今天我就住在这里,明天叫你起床。”康纳起身关了卧室灯,随手带上门。

     “嘿。”

     “什么?”康纳闻声又推开门探出个脑袋。

   

     “.....欢迎回来。”

       

       康纳挑眉,嘴角逐渐咧开。

      “我回来了。”

--------------------------------------------------------------Tbc----------------------------------

办案啥的不着急,先谈恋爱!!哦对俩人还没有互通心意,下一章告白~

评论
热度(44)

© 唐老狗 | Powered by LOFTER